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劉振華的田園

鸟鸣百音,花开红紫,乃天赋自由。

 
 
 

日志

 
 
关于我

河南泌阳象河关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第五届中国寓言文学金骆驼奖创作奖和第五届金江寓言文学奖。著有《孔雀和夜莺》寓言集。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5月2日 (引用) 鹤引诗情上九重 ——曹无画鹤的艺术趣味与精神旨归  

2017-05-02 18:12:47|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网络吴晨旭文】

鹤引诗情上九重

  ——曹无画鹤的艺术趣味与精神旨归

   吴辰旭


2017年5月2日    (引用)  鹤引诗情上九重 ——曹无画鹤的艺术趣味与精神旨归 - 田园 - 劉振華的田園

  世风簸荡意旋空,鹤引诗情上九重。

  振翮纵横鄙腐鼠,清声雪羽沐香魂。

  这首七绝,是我欣赏曹无先生画鹤新作后,一时感奋的即兴之作。

  我和曹无先生因艺术事宜相识,因脾性相投相敬,屈指算来,已三十有年矣。后来虽京陇两隔,但仍然謦欬时闻;处境虽不相侔,却依旧信息常通。即使久不问讯,亦灵犀融会,诚君子之交者耳,远是非,去利害,憎伪饰,存真情。近来他恵寄给我四大本精美画册,以画鹤为专务,让我大饱眼福,这些画册有的是他个人专集,如《梦之境界——曹无小品集》《云是鹤家乡——曹无彩墨》,有的是合刊,如《吉林情怀——曹无袁武作品精选》《梦与鹤飞——曹无夏天星刘墨邹明囯画联展作品集》,为之作序和评论的,不是界中教头如王明明,就是业内翘楚如夏天星、刘墨等,仔细赏读,美不胜收,惊叹人的创造力是如此巨大,竟至令人不可思议,这和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曹无相比,简直判若云泥。社会转型期引起的时代激荡,极大地释放出人的潜能,让天才的创造放射出人性美的奇光异彩,它不仅是开放时代最令人赞叹的奇迹,也是世界艺术史规律性呈现的最让史家着迷的现象!曹无毕其一生苦苦追寻艺术玄光,过了华甲之年,归依于以写鹤为使命,且远离尘嚣,乐此不疲,大有林和靖“梅妻鹤子”的境界,这让我完全没有想到。但仔细捉摸,又非常自然,艺术生命力的跨度与曹无自己的习性完全吻合,这让他的才华不因年长而始终保持旺盛的喷射状态。最近他又要出版一本画鹤专集,嘱我为文,尽管踌蹰,敢不从命。他在京畿大匠巨擘多矣,而舍近远求区区如我者何?私相揣度,不外有三:一为故交,二为同好,三为见心者,岂有他哉。

  

  曹无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奇迹。

  不了解曹无身世的人,无法理解他画鹤所寄托的深刻意蕴和充沛感情。

  曹无出身陇头穷乡僻野,既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也没有登堂入室的人脉关系。既没有优渥的经济基础,也缺乏慧眼识金的贵人相助。他是旷野中的一株小草,一株通天地之灵气,感时代之先觉,顺势而为,倔強生长的灵芝草!如今他成了名头不小的摄影家、书法家、画家,三种耀眼光环集于一身,俨然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成为艺术领域的一道亮丽风景,其显赫,令多少兀兀穷年而不得其所的人艳羡和感叹不已。可有谁知道,他青少年时代经历的坎坷,学艺征途付出的艰辛!乡村田埂上,有他挥汗如雨的身影;小镇瓜摊前,有他略带优伤的叫卖声;简陋舞台上,有他粉墨登场的演出;老中医慈祥的膝头,有他虔心求教的恭容;夜一样浓黑的煤矿坑道里,有他匍匐爬行的烙印……然而,苦难无法泯灭天赋,只要有一抷黄土,几滴雨水,少许阳光,它就会冒出希望,疯狂生长。

  苦难是生活的馈赠,曲折是理想的台阶。

  一条在干涸泥沟里苦苦挣扎了十多年的鱼,忽然被历史的旋风卷进碧波荡漾的艺术之海。“一个几乎被生活挤压成畸型的灵魂,倏然握住了艺术女神那温柔的援手。”“曹无是精明的猎手,每一个机遇他都能牢牢地把握住,并做到最大值的发挥。”(均引自1993年发表的拙文《曹无印象》)

  曹无就是一只暂落沙汀滩头,却时时想往蓝天白云的野鹤。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曹无从不安于现状,追求高逸、远举、静泊的生活。

  毫无疑问,曹无有两个特点是他获得成功的基础:一是天赋,二是勤奋,二者缺一不可。天赋是一个人先天秉持的才格、气局、胸次、性情。天赋人各有别,即使一母所生,也大异其趣;即使孪生兄弟姊妺,亦形同陌路。这是上帝最奇妙、最神秘、也最不可思议的特权。曹无对艺术的敏感和执着,超乎寻常,它肇启于儿童时代对民间艺术的一往倾心,点化于少年时代和县文化馆一位因遭迫害而发落县城的女画家的邂逅,成型于改革开放初期接待一批来甘肃写生的著名书画艺术家的机缘,如关山月、方增先、舒同、黄冑、周思聪、卢沉、王文芳、王明明等,如今一个个如雷贯耳,当年却非常平易近人,曹无用他无微不至的关照,谦恭豁达的态度,率真滚烫的胸怀,机敏过人的幽默,打动了这批艺术巨匠,遂引为同好挚友,谈吐尽珠玉,引笔皆圭臬,让视艺术如命的曹无兴奋不已,耳濡目染之间,一颦一笑之际,曹无都倾心留意,从艺术之花开放的瞬间印象,揣摩美的真谛。

  就这样,历史不仅给了他一座座巍峨的大山,还把一条金色大路伸到他的脚下,每一个台阶都指向云雾缭绕的峰顶。

  他像李太白少时梦笔生华,又像汉代黄初平遇仙人点石成金,阿里巴巴那扇无比神圣辉煌的艺术宫殿的大门,轰然向曹无打开了,他的欣喜、激动、昂奋之状,无以比况。他要拾掇行囊,准备上路了,即使一次生命的冒险,他也义无返顾。艺术女神的青睐,让他的灵魂在畅想中有些许不安,在疑惑中充满了兴奋和坚定。

  

  曹无的过人之处正表现在这里:

  既不在突然降临的机会面前长久地沉湎和陶醉,也不在不断经受的挫折和困难、诋毁和谣诼中消沉和退缩。

  他是一枚过了河就只知道拼命向前的卒子,向前,只有向前,才是他的宿命。

  如今曹无画鹤为他赢得了不小的声誉,但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做了如此长久而艰苦的艺术储备:他知道自己非科班出身,他敬畏艺术之巅无捷径可走,他了解自己的处境无轩门可攀,只有靠自己才能走出一片天地;他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他知道自己会为选择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辛。他的清醒让努力加倍地付出,他的目标让意志加倍地笃定,他的自信让感情加倍地投入。

  选择实践的路径,是一个人获得事业成功的关键。艺术的喜马拉雅太奇伟、太险峻、太迢递了,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攀登,于是曹无把摄影作为切入点,他省吃俭用,倾其所有,买了一架照相机,准备用光和影去实现自己五彩斑斓的梦。不仅仅因为爱好,还因为锤炼;不仅仅因为容易入门,还因为灵魂的浸润和熏陶。为此,他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和行囊出发了,选择最有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情的地方,把镜头对准奇山异水、奇风异俗,对准憨厚的农民、嚣攘的集市,甚至婚丧嫁娶、聚会交友、社戏村舞等,他全身心地投入生活的激流,用快门的闪动定格时代变化,让瞬间成为永恒。

  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曹无用青春兑换明天,在雪域高原的藏民帐篷里,在陇东高原的窑洞垴畔上,在大漠孤烟的河西走廊,在干旱贫瘠的中部山区,他用镜头与这急剧変化的时代对话,频闪的快门记录生活对他的震撼与感动,人民的善良、淳朴、厚道、热情,常常让他感激涕零,夜不能寐。那些年月,他脸晒黑了,鞋跑烂了,虽然带着一身虱子回家,丰厚收获却让饱满的心灵富有光彩,一帧帧精美的照片在报刊发表了,我有幸为其中不少的作品配诗,以缪斯的名义开始我们俩的友谊之旅,从此凡三十多年而从未中辍。这样,摄影成了曹无终生喜爱的艺术,他在用取景框锻冶自己审美趣味的同时,也在修炼自己的艺术感觉;他在用光和影与生话深入交流的同时,也在修补情感的缺失,升华灵魂的醇度,摄影为绘画奠定厚实的基础。这一切,我们都能从曹无画鹤的意境中,读出澡雪精神的意味来。

  

  曹无画鹤的功力,来源于他艺术的积累和选择的循序渐进。这既是他艺术自觉的反映,也是他艺术自信的表现。

  艺术拒绝捷径,艺术也轻篾取巧;艺术排斥油滑,艺术更鄙视投机。只有在悟性中参透并把握艺术规律,且痴心尽事、不妄不躁、踏实迈进的人,才有希望登上艺术之巅。曹无敏锐地抓住了机遇之手,他在进入中央美院深造的同时,就把融入北京文化圈作为打开艺术之门的一把钥匙。因为敬畏,所以他从不敢轻忽;因为尊重,所以他从不会懈怠。他几乎以生命相许,为时间注册意义,为生命挤干水分,像一头饥饿的牛,拼命地啃食知识的青草,恶补文化素养的不足,举凡与绘画有关联的一切,他都钟情有加,诗词歌赋的博览,棋琴歌舞的领略,各种书画活动的穿引,甚至民间艺术展会的流连等,都有曹无长髯飘逸的身影。眼界的开阔,识见的超拔,交流的神会,目视心悟之间,心胸与艺术境界同步提高,灵魂与书画造诣颉颃升华。他知道书法对于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要,所以临帖不止,举凡楷行隶草,废纸随春花秋月飞逝,何止三千;他了解写意精神在中国画中的位置,所以笔耕不辍,举凡山水花卉,颓翰伴夏雨冬雪零落,岂是笔冢!

  返观曹无画鹤,书法的笔意,山水的华滋,花卉的空灵,都行来有自。尤其是透出画面的那种清纯、恬静、安详,都与他的书法和山水花鸟一脉相承,气息宴如。进入天命之后,曹无为画鹤已做足了功課,几十年的充分艺术准备,为他奠定了浑厚的基础。

  文化的储备,是绘画起飞的平台

  人生就是由一次次选择构成的坐标。

  失败或者成功,曲折或者顺遂,回首顾盼,了然于目,令人感喟不已。

  曹无艺术在不断选择中拓展境界,开阔视野,锤炼笔力,积累经验。从摄影到书法再到绘画,从山水到花卉再到画鹤,缜密的艺术路线图,反映出曹无的心路历程。其实,艺术家穷其一生,都在不断选择能标注自己同时也标注时代的艺术符号。民族沉沦时期,徐悲鸿选择了逆风劲烈的马;中华再造的漫漫征途上,吴作人选择了高视阔步的骆驼;热火朝天的建设时期,黄胄选择了忍辱负重的毛驴。在当代中国,由于国家转型社会转轨,市场化在让中国驶入发展快车道的同时,也带来经济的失衡、环境的恶化、信仰的失落、政治生态的腐化和全社会的普遍浮躁,让心灵失去诗意栖息的精神家园,于是,清淳、安全、环保、长寿,成为人们追蹑的理想境界,淡然、静谧、自适、消闲,成为人们追慕的生活方式。人们在呼唤乡愁的时侯,就是在呼唤诗意生存不致被生硬的现代化所扼杀的社会良知;人们在感叹“时间去哪儿了”的时侯,就是在感叹被永无厌足的物欲所放逐而造成的心灵荒芜。正是在这种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曹无把鹤作为符号,其用心就很有点意思了。这既是曹无潇洒淡泊秉赋的自然呈现,也是时代转型后社会呼唤给他的神启,或者是二者主客观条件的一种高度投洽和契合。

  曹无原名曹武,从艺后改“武”为“无”。这一字之改,从形而下的孔武,变成形而上的虚无,就预示着曹无人生轨迹的转型。“无”是老子学说的核心观念,它和“有”共同构成老子阴阳两分世界观的核心,不仅成为中华民族的最高智慧,影响至今,也成为世界哲学史上的一盏东方智灯,慧光普照。它和佛学的色空观、儒家的仁政观,相互交融、相互补充,共同汇合成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滔滔横流,澎湃不息。相比较而言,道家的有无观和佛家的色空观,对文化人特别是书画艺术思想的染濡和浸润是最为深沉而持久的。曹无的一字之改,表明他的艺术态度、艺术理念、艺术追求,告别以事功为目的创作动机,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文化自觉状态,这从他“世外闲人”的雅号就可以看出玄机,拒绝红尘干扰,处闹市而犹似天外来客;不为名利苦心奔命,俨然埘花弄草之闲人。这表明他追求艺术创作的纯洁和虔诚,空明和豁达。处滚滚红尘而欲作武陵园中人,就得摈弃物欲俗念的困扰,斩断名缰利索的羁绊,这一点曹无有条件也有认知能够做到,经过三十多年的打拼,他终于为自己能一心一意进行钟情的书画创作而备感庆幸和自豪。所以无论他笔下烟雨迷蒙的大山大水,还是花卉小品中的虫草蜂蝶,去雕饰、涤俗气、除污浊,都让观者目视神爽,诗意盈怀。这和他的摄影、书法作品一样,都表现为高格调,正气象,及至山水花卉尤其他笔下的鹤,更是大格局、大气度,无论构图布局,群鹤只鹤,飞鹤落鹤,都或明或隐,或直接或间接,都让读者与鹤同处广阔天地之间,视通万里,情融八荒,感天地之悠悠,叹人生之须臾,自然以物囿为邈小,以私逼为不屑。让人们不再低头津津于觅食之鸡留下的爪印,而是仰观风云际会排空远航的鹤影。所以曹无画鹤,不狭仄,不拘促,不造作,其精神面貌集中鲜明,畅亮透彻,给人一种冰清玉洁,高举远翔,辽阔无际的境界美、意象美、心灵美。

  

  鹤是传统绘画中最被神仙化了的题材。无论“瘗鹤铭”的衍绎、苏东坡放鹤亭的美谈、林和靖“梅妻鹤子”的逸闻,还是晋代辽东人丁令威化鹤成仙千年飞归的传说,都为鹤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并通过传统文化和民间风俗,沉淀在人民群众的心灵深处。鹤几乎成了神仙的代表性符号。

  而曹无则剥离其仙裳而赋于鹤生态文明的现代意识,让鹤成为一种时代语言,与人们进行心灵的交流。为此,曹无五次深入我囯最大的鹤类生态保护区,从吉林莫莫格到鄱阳湖湿地,从通榆向海到长白山,曹无追寻鹤的足影,走遍了各大保护区,实地对几千只鹤进行观察、记录、拍摄。鹤生性灵异,很不容易接近,加之往往气候多变,时晴时雨,时雾时风,要看得真切,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或戴月披星,或风餐露歇,非常辛苦。由于长期从事摄影创作养成吃苦耐劳的习惯,曹无具有一般画家所缺乏的实地考察的经验与功夫,就像历史上韩干为画马,经常卧马厩观察一样,曹无爱鹤观鹤赏鹤拍鹤写鹤,几近痴迷。与他聊起鹤来,就眉飞色舞,如数家珍,从鹤的种类、分布、迁徏路线,到鹤的习性、繁殖、种群;从鹤的求偶、交流、欢舞,到鹤的形体、结构、毛色,说得头头是道,甚至一些细节,比如鹤腿骨节的位置、出生到长成不同阶段毛色的变化等,都说得津津有味,俨然一位生物学家,从中感受到他爱鹤之深,察鹤之细,研鹤之专,写鹤之趣,前无古人!从曹无一幅幅鹤画的题跋中,你能感受到他进入创作时的亢奋状态,特别是他配大画抒写的《白鹤赋》,就是一篇激情漾溢的优美散文,是把鹤从虚无缥缈的仙界,邀回生机勃勃的现实世界的一篇檄文,“白鹤洁如玉,体态轻盈,婀娜多姿,步履翩翩,孤傲而不失温情,风雅而内蕴俊逸,落落大方,宽容大气,与不同种类和睦相处,自由自在地生活,自古以来,人类把鹤视为朋友,除其美丽的外表外,在于她品格高尚,她高雅尊贵,神圣不可侵犯”。“鹤的风骨,鹤的精神,如同中国人的遗传基因,将会世代相传”。表面在写鹤,其实在写人,写这个时代,写新世纪当代生态中国传统基因贲张的崭新历史!

  白鹤兮归来!曹无用画鹤在呼唤。

  一切经典的艺术,都是对时代精神的呼唤!曹无亦然。

  

  结合传统文化,体察一下当代社会,我们会感觉到曹无用鹤呼唤的深刻含义。

  鹤是精神的象征,只有在像莫莫格这样的生态环境中它才会来栖。被物欲塞满的心灵里不会见到鹤的丽影,被浮躁感染的地区不会听到鹤的欢鸣,被贪腐玷污的社会里不会欣赏到鹤的舞姿。

  鹤对生存环境的挑剔,体现一种价值判断。而这种价值判断和中华民族传统的价值取向有高度的契合性。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往往深蕴在传统艺术的形象里,象松梅菊、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鸡有五德,玉喻君子六品等,通过千百年审美趣味的熏陶,潜移默化而沉淀在人民群众的心灵深处,融入骨髓和血液,成为价值自觉和行为标准。象征性、喻示性、暗含性,就成为中华艺术载道醒世的传统,审美判断的要津。曹无正是站在现代艺术的高度,批判地继承这种传统,把鹤植入现代文明的宏大背景之中,挖掘题材本身的喻体特征,从而赋于鹤十分丰富的现实内含,给人们无限想象的空间。

  应该说,曹无赋于鹤很高的审美理想,鹤所具有的洁、雅、贞、逸、信、志、坚、笃、艺九品,既是中国的也是当代世界的普惠价值。这种价值追求是以生态文明为底藴,以心灵净化为途径,以群体和谐为关照,以诗意生存为目标的人类精神集大成者。

  一曰洁。既以鹤羽的洁白无瑕言,也是以鹤对污染的高度警觉和排斥言,更是以鹤行为的端纯言。“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唐·刘禹锡《鹤叹》)“羽毛似雪无瑕点,顾影丘池舞白云。”(《唐·李绅《忆放鹤》)洁是鹤品的基本属性,它和“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时荷花的洁同属一类,但鹤的洁品意境更高远。

  二曰雅。鹤不以虫豗为邻,不以蓬雀为伍,高傲放达,卓而不群。“声断碧云外,影沉明月中。”(唐·白居易《失鹤》)“独鹤唳江月,孤帆凌楚云。”(唐·岑参《楚夕旅泊古兴》)鹤的高雅风采,是对世俗污浊气习的蔑视。雅是文化和精神的属性,是人类文明和精神由低向高不断发展升华的基本取向。

  三曰贞。除了鸳鸯,鹤是在飞禽类中信守一夫一妻制最坚贞的鸟,古代《瘗鹤铭》,就记载了一对白鹤无比凄美的生死之恋,“雄鹤病殁后,雌鹤巡绕哀鸣,绝粒以殉。……生并栖兮中林,死同穴兮芳岑。”(曹无《白鹤赋》)其忠贞不二,让人类汗颜。这是对现代杯水主义和性泛滥的严肃批判,是对东方传统道德美好价值的由衷呼唤。

  四曰逸。逸是一种追求高远的精神向度,不为物役,不为名拘,不为势囿,不为力羁,绝尘弃俗,自由自在的生存状态。“田鹤望碧霄,无风亦自举。”(唐·钱起《田鹤》)“鹤闲临水久,蜂懒得花疏”(宋·林逋《小隐自题》)“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宋·苏轼《后赤壁赋》)这种生存方式,仿佛世外来客,一般人很难达到,所以近仙。鹤的飘逸潇洒,无拘无束,乃禽中独有。

  五曰信。只要生态优良,环境佳美,鹤就如花信,准时飞临。“鹤唳清露垂,鸡鸣信潮早。”(唐·孟浩然《宿天台桐柏观》)潮水涨落有时,鸡鸣司晨报晓,鹤亦守时而降,乃以信为徳耳。“不为碧鸡称使者,唯令白鹤报乡人。”(唐·王维《送王尊师归蜀中拜扫》)鹤信守律吕,千年亦归。“应化辽天鹤,归当千岁佘。”(唐·李白《题许宣平庵壁》)“阮郎迷里巷,辽鹤记城阑。”(唐·元稹《代曲讧老人百韵》)。信,乃鹤之本相。

  六曰志。鹤心在远,寄情万里,志耳。“天遥一鹤上,山合百虫鸣。”(元·范椁《卢师东谷怀城中诸友》)“舞罢复嘹唳,谁知天外心。”(宋·曾巩《舞鹤》)“鹤盘远势投孤屿,蝉曳残声过别枝。”(唐·方干《旊次洋州寓居郝氏园林》)“黄鹤远联翩,从鸾下紫烟。翱翔一万里,来去几千年。”(唐·李峤《鹤》)。鸡虫无志,鸾鹤远适。

  七曰坚。志从高远者,必坚卓不抜。鹤不畏征途漫漫,风雪侵袭,旅途多险,往返天地间,“霜凝孤鹤迥,月晓远山橫。”(唐·杜牧《早行》),“冰谷鸣饥鹤,烟汀立断鸿。”(宋·陆游《雪中登云泉上方》)“空夜露残惊堕羽,辽天秋晚忆归程。”(刘沧《月夜闻鹤唳》)志远意坚,鹤乃丈夫。

  八曰笃。忠于爱情,笃定不移;怜爱幼弱,情笃意厚;离鹤不归,伤唳不已;结类成群,抱志远征。“愍海上之惊凫,伤云间之离鹤。”(南朝梁·沈约《夕行闻夜鹤》)“无端日暮东风起,飘散春空一片云。”(唐·张贲《悼鹤和袭美》)“晴云嗥鹤几千只,隔水野梅三四株。”(宋·梅尧臣《过华亭》)鹤空灵坚毅,性笃情深,常令人类欷歔。

  九曰艺。鹤为灵物,禽类极品,自然造化,集美一身。不唯体态婀娜,容止高贵,尤其多才多艺,鲜有其匹者。其高视阔步,典丽幽雅;其鸣如歌,辽唳清脆,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尤其善舞,宛然仙姝。“双舞庭中花落处,数声池上月明时。”(唐·刘禹锡《和乐天送鹤上裴相公别鹤之作》)“因风野鹤饥犹舞,积雨山枙病不花。”(宋·辛弃疾《鹧鸪天》)。鹤舞征盛世,花明期祥云。

  诚然,白鹤九品,集中到一点,就是精神气韵,出类而拔萃。正是基于此,曹无才感时代之变化,忧品藻人格之沦落;体现实之浮嚣,悟精神气象之净化,遂以鹤代言,殷期承传统而清瘴霾,砺精魂而扫污浊,发时代之声,雕玉壶冰心,不过尔尔。

  

  审美者,诚审趣之谓也。趣之不存,何美之有哉?

  这是我多年前在给朋友诗集写的序言中,提到的观点。如今赏读曹无绘画,他对趣味的追求,印证了我的认识还有点意思。他优游大家巨擘之间,披览典籍名画之存,穿行大展讲座之列,悟道躬行,苦心孤诣,染翰抒志,终得神启。他从八大中取凝练简拙,从齐百石中取单纯宁静。山水画的笔墨淋漓,满中求变;花鸟画的大道至简,空灵活脱,及至专务鹤画,便趣味盈纸。

  从旨趣、意趣,到情趣、景趣;从拙趣、谐趣,到童趣、天趣;从题趣、款趣,到笔趣、墨趣等,他努力表现一种趣味。造化充满了趣味,才按美的法则演进;生活充满了趣味,社会才按道统发展。夫人而无趣,死有何惧?画而无趣,艺有何用?曹无本身是一位十分有趣的人,他出身偏隅,却耀身京华;他生途坎坷,却高蹈激进;他无龙鳞可攀,却出没鼎鼐;他粗犷豪侠,却体幽察微;他长髯飘逸,却热腸仁心等。行诸于画,他玩性犹浓,何也?趣尔!他摆脱了市场的牵引、物质的诱惑,爱好书画,一仍初心,沉湎书道,游艺画境,不闻窗外市声之嚣嚣,不听界内争讼之藉藉,专心操觚,寄情书画,墨池寻趣,砚畔觅幽,心静而道明,遂致情专而艺工。

  曹无画鹤,很少静态,而以鹤的舞姿与翔姿为专营,且以群鹤为主,千姿百态,妙趣橫生。如果说画好静态鹤也不是很容易的话,那么画好动态鹤,就十分困难了。十只几十只鹤或飞翔或欢舞时的状态,从翅膀的高下正斜、头颈的左右仰俯、特别是两只长腿的收束、双爪的敛放程度等,都不尽相同,各臻其妙,可见曹无观察之深之细之用心。群鹤的布局也十分讲究,疏密有致,错落成韵,且天地照应,山川烘托,突出了鹤以天地为心的时代主题。

  在具体画法上,曹无以写实的手法画鹤,力求逼真,因此线条造型流畅、优美、准确,下笔果断有力,鹤的姿态动感极強。而山川河泽,草丛幽林,则以写意笔法出之,洇洇润润,莾莾蒼蒼,突出了空阔浑茫感。一实一虚,相眏成趣,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

  曹无画鹤,窃以为最为传神的是画鹤之将落未落。如《人去山空》《风韵仙姝》《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羽毛似雪》等,如果说画鹤之起飞尚不容易的话,那么画鹤之降落就更难。地点的选择,翅羽的姿态,特别是头和长颈的俯向角度,尤其是双腿的调整、脚趾的状态,随着接近地面距离的不同,会有很大差异,幅幅迥异,各尽其妙。

  鹤鸣如琴,声闻天外。曹无画鹤,不仅舞姿翩翩,间有唳声相闻。或昂首而鸣,似在引类;或低首而歌,若在求偶;或起舞而唳,宛然放情;或对视而唱,犹期交颈。仔细研读,细节犹为动人,如鹤鸣时,体型会发生很大变化,背部隆起,长颈姿态照应头部俯仰,鹤喙开张,变化多端,让人犹闻鹤声过野,情薄云天。

  趣味云者,书画之道尔。书画芊芊,得趣者胜。操翰芸芸,营趣者秀。旨趣,得之于深蕴哲理,令人玩味再三,禁不住拊掌而叹,若白石之《蛙鸣十里出山泉》;意趣,在于胸臆恣肆,汪洋不羁,犹石鲁之《转战南北》,读之浮想联翩;情趣,在于诗意葱茏,情溢象外,如徐悲鸿之《奔马》,让人目视心动,逸兴湍飞;等等,至于笔趣之粗细、舒急、轻重、曲直,墨趣之浓淡、干湿、润燥、厚薄,皆涉笔成趣,有如神来。领会曹无的所谓玩艺术,其实就是怀抱尽去,以体悟趣味为乐事耳,在创造有意味的形式的过程中,获得精神满足。因此,他的精神世界因松弛而充满自由,因恬适而放飞想象,因快乐而诗意氤氲。鹤,不过是他从现实攫取提炼的一个形象符号而矣,对人类生存状态和精神气象的深切关注,才是其要载的大道。正是当下时代的刺激和呼唤,鹤才“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产生出许多遐想,激起我強大的创作欲望和激情”(曹无语)。笔墨当随时代,诗情总在民意。仅读读曹无鹤画的题目和题款,就能感受到诗意葱茏,激情四射的主观精神,与画境妙然天合,相映成趣,如《翅展碧空,飞绝万重山》《长啸一声天地宽》《春声》《风醉白羽》《带波飞夕阳》等,或出于历代诗人的咏鹤之作,或径由已出,直抒胸臆,诗情画意,沛然天地间。

  

  行文至此,情不能已,还是以诗收束吧,遂不揣浅陋,赋得七律一首,聊以缀尾耳。

       情随翰墨写犹工,百代风光岂有同。盛世三山唤舞鹤,红尘九界盼鸣鸿。

         绿风虫虿为一扫,红雨浊潮洗九空。天外唳声闲客震,画成雪月梦孤魂。

                                            2014年甲午孟冬 于兰州成功艺术研究院


*********************************************************************************************************************

*********************************************************************************************************************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